快捷搜索:  as  test

别忘了我 裴秀智-市场上也曾有人以“新华社权威消息”的名义

  今年4月份,由于认为流动性存在一定压力,市场对于央行是否应该降准讨论纷纷。对此,央行方面保持了定力,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等手段维持流动性,亦曾主动辟谣,澄清市场传言。

  第三,经济政策重心加速下沉。从更广阔的全局视角看,近期央行的政策动态实际上贯彻了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施政思路,即调控重心下沉,务求激活微观活力。本次降准将目标直指县域经济,表明自上而下的政策落地已经进入攻坚阶段,“宽信用”的最后一公里有望打通,从而助力中国经济在二、三季度保持企稳向好态势。

  焦点1

  第二,货币政策更加重视结构优化。统筹考察本次“小降准”和4月TMLF加码,可以发现,央行新一轮的组合拳更加注重结构的优化。其中,TMLF聚焦于期限结构的优化,实现期限更长的流动性供给,推动“宽信用”从短期向长期延伸。而本次降准则聚焦于流向结构的优化,从“小”处发力,引导长期资金经由中小银行,切实转换为小微企业贷款。

  而在连平看来,未来的定向优惠并非仅针对中小行。2800亿的资金释放并不是定向调节的“终点”,未来央行对大型商业银行达到一定标准后实施一定存准率优惠可能性依然存在。未来定向调节可能并非仅有定向降准一种手段,创新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扩大再贷款等货币政策工具的合格担保品范围、增加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以及扩大TMLF等,都有可能成为定向调节政策的工具选项。

  此外,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该档次目前为8%。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董希淼指出,此次降准为真正意义上的定向降准。从降准对象看,仅针对在本县经营的或跨县经营但规模在100亿元以下的农商行,这在之前的定向降准操作中是少见的。他分析,对主要服务县域的农商行进行定向降准,有助于引导和鼓励农商行扎根本地,发挥地缘、人缘、亲缘等优势,更好地服务小微企业和“三农”经济,亦有助于中小银行发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昆山新闻感兴趣: